2013年9月2日 星期一

婚紗製造之Behind the Scene( 美國篇 )

整天跟人說我賣的手工婚紗是怎樣怎樣,卻一張相也沒有,我想已經悶瓜了你。

一圖勝千言。

不說太多,大家看看相。

為了不被人偷相,原諒我用這個大大的LOGO。
這件緍紗的款式是我在芸芸設計中攞靈感再造出來的。這件款式手工複雜,特別是後面的RUFFLES,其實要做到彈起而不是塌下,是有一定難度。
這位師傅是幾經波折,搭上搭上搭,在美國找到的。

相識的過程是我一位在美國的朋友跟我提及的,說這位師傅很神奇的,很多在NEW YORK的女孩都會找他造嫁衣。原本,師傅不太願意幫我,因為大家隔了個海,好難溝通,我就用我三吋不爛之舌(平時的纏功訓練終於有用),說服他幫我造了。他做fit and flare款的剪裁都很3D,換句話說,就是很貼身,不會皺起,就像圖一樣,而且有很多簡單的款,他都很有SENSE,揀的布全都很襯,沒撻Q。

再來給大家看一下我家一點款式

以上是某一部分師傅幫小店造的款式,那一件會是你杯茶啊?
寫下這些種種,是因為我認為所有新娘子有權利知道多一點她們the one的來源,就好像你吃一塊牛扒也要知道是澳洲牛、美國牛定本地牛一樣。我也不怕向新娘子們解釋得清楚一點( 當然,要到地址電話名稱就不行,這些都是商業秘密了),讓人付鈔也付得明明白白。

實不相瞞,我另外的二位師傅的工作室,分別在北京、上海。他們全都是註冊的couture workshop,標準的15人工作室,每月訂單是個有限數字,畢竟手得一對。

一開始找師傅,我也想來個「香港製造」的招牌,可惜遇過以下兩件事之後,我便頭也不回地「遠走他方」了。

事件一:

是這樣的,一開始在跑馬地找到一位婚紗裁縫。一坐下,她拿來了一條短裙子,侃侃而談之後,我望一望條裙,忍不住很失禮地問她:「這件做完了嗎?」她呆了一呆,我們又呆了一呆,之後dead air~~~~

事件二:

之後,又找到一個裁縫,這件事仲經典。大家一路傾,看看手工,都算ok,講價錢布料。「我們不包布的,你自己去深水埗買吧。好多揀。」
深水埗?! 深水埗會有我要嘅布?!

我們接受不到,當然也是頭也不回地走了。

世界上所有東西都是講「connection」,即網絡是也。我不是專業的製衣人,不會知道那間廠的蕾絲好、那間的布料靚,即使知也不夠人家大企業搶,所以我是很倚靠我的workshop師傅幫我的。

在深水埗找布,我想真的這樣做的話,我的小店已經輸在起跑線了。

下一回,我再說一下我另外的二位神人師傅吧。

P.S. 忘了告訴大家,我的小店叫作BLINK,是來自一句說話「We BLINK, we don't think」。即是很多時,我們就那一剎那間覺得「這就是答案」,沒有想過太多,決定以後才找各種理由去解釋這個選擇。我想,這像極我跟表姐開店的決定,也像極新娘子選婚紗時的決定了。 :)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