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9月1日 星期日

講錢習俗,何必太認真?


由年多前搞婚禮開始到現在,我一直奉行對婚禮的宗旨:好玩、輕鬆、真誠。

誠然,我是有點我行我素,中式傳統禮節中所有會涉及金錢的,我免得過都免,不是純綷的怕煩,而是我對這些「講錢習俗」非常反感。

會打這樣的一篇博文,是因為有一天,我的一位朋友知道我不太理會過大禮、禮金等事宜後,板着臉「指導」我,說一生人一次,要如何過大禮、收禮金、敬茶才不會失禮,而且是「男家尊重女家的表現」,以上種種說話對我都不痛不癢,惟獨是最後一句夭了我一下,我即時反問:「你知道要這些禮節的由來同原因嗎?如果你知道的話,這一句說話我保證你一定說不出。」

籌備初期,我已經對這些中式禮儀好奇,於是尋根究底地讀一下。中式的三書六禮在《禮記》中已有記載,三書即是聘書、禮書、迎親書,六禮即是納采、問名、納吉、納徵、請期、親迎。聘書是由女孩的父母決定接不接納,以後的聘禮也是男家給女孩父母的謝意,這個送大禮,美其名是謝過女家父母的養育之恩,但只要細心一看便發現,其實這只是一場風光的人力資源買賣。

古時的新娘只要一嫁,便不能回頭,一則是男女家路途遙遠;二則父權社會,女孩嫁入郎家,便是「郎的人」,不再是娘家的人,要回娘家也要問准夫家才成事。念及古時中國是農業社會,人力是國家及家族鼎盛的關鍵,因為要有勞動力耕田,才會有田有地有錢,因此心水清的都知,一樁婚嫁女家要收如此多的嫁妝,實在的原因是我給了你一個女兒,我家便少了一個人力,禮金、聘禮便是買斷人力的價位──對女孩的一個價位,所以古時一個關乎女孩一生幸福的婚禮,禮金卻是要父母滿意才行;聘禮要父母覺得夠面子才行;迎親人丁要多得父母覺得架勢才行……然而,由聘書那一刻開始,女孩究竟想不想嫁,卻沒人多理會,因為說白一點,她只是貨品。

試問,一場人力買賣中付出的金錢,怎能說是對女孩的尊重?這實在是對女性不折不扣的侮辱。

到了今時今日、21世紀,前人經過多番努力,由革命時代的秋瑾到今天的陳方安生,女性己不是「被買賣」的貨品,可以抬起頭跟男人們平起平坐。

好了,好玩的事來了,到了今時今日中式婚嫁習俗的存在是為了什麼?

我能想到的理由是傳承,現在已經是自由社會,過時的「禮數」已變作「習俗」,就好像新年食年糕、端午食糭、中秋食月餅一樣,只是習俗而已,沒有必要將之無限放大。但回看現在的港式婚禮,看看所有的婚嫁討論區,禮金、嫁妝永遠位居「擾人問題榜」的頭三甲位置;都是現代社會了,為何這麼多新娘父母還會拘泥於禮金有多少、嫁妝有多少對龍鳳鈪、金器夠不夠多、奶奶有沒有給金器、金豬牌夠不夠大(這也是我最不明白,塊牌話雖用金造,但請問為何被人當成是豬時,我幹嗎要這麼開心地認?)

真的到現在也不明白,為何要將幾千年前的東西套用於幾千年後的今天,還要用一個「孝」字來壓人,現在我是十年不會見親人一次嗎? 現在我有娘家歸不得嗎? 現在我是「被賣斷」的嗎? 何來的孝與不孝、一生人一次? 

或者你會覺得我說得太激動、小題大做、扯得太遠,但想深一層,結婚當天掛滿一手一頸的金器,是為了什麼? 那為了天煞的禮金吵的架,又是為了什麼?

習俗,做來是喜慶一下;不做也沒什麼大不了,每個人也有自己的自由意志,每個人對婚禮的定義都不同,只是大家要互相尊重。我謝絕任何人為我的婚禮買任何金器,當天穿戴的只會是一對龍鳳鈪,是我過了身的媽媽留給我,我要戴着來紀念她;手上另外的一隻戒指,是很疼我的外婆留給我的,這些對我來說才有傳承意義,是習俗應該擔當的意義;其餘的,可免矣。

結婚是為了找靈魂伴侶,一個能夠跟他談天說地的人;若拘泥於禮金、嫁妝、禮儀,那只是一個「物理層的婚禮」,將一些過時的習俗無限放大,對數量耿耿於懷,還上綱上線說成是「對女家的尊重」時,請別忘記,現在已是21世紀,請開民智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